千疮百孔,也要笑的冷艳漂亮


我很喜欢听小众的民谣。

因为很多民谣歌手也都是和我一样的大学生,一无所有,要说有的也只是对音乐的一腔热情,然后在中国的某个角落唱出他们的细腻的心情。他们唱的歌或许不多,听的人或许也不多,但他们好像也没有多在乎,就一直唱着。我喜欢听这些用心写的歌,听每一个不同的他们,听人间的每一个喜怒哀乐。

听崔开潮在菜园子谷堆旁,被奶奶牵着手在褪色的红木椅轻轻荡。

听房东的猫在如烟旧事争相扰中感叹一世闲云平淡好。听她们等某个不知归期的故人,听爱尽此处苍翠,山海在耳边吵嘴。

听饶海林坐十点半的地铁,不花力气想悲伤和难过,暂放那些沉重烫手的心。听他讲等了无数趟八路公车也没有等到的人。

听七修远的素昧平生和一见如故的她。

听方磊坐临客北漂,感叹岁月太快青春已逝没有续集可演。当那些忘了告别的脸渐渐模糊,才发现年轮刻出的都是幸福和无奈,而梦想也只是用来浪费吃饭的时间。

 

都是两条腿胳膊的人,故事怎么就那么不一样。

刘禹锡道长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。人心又怎么能如水呢?水都是一样的,每颗心里的事那么不同。古人总爱钦慕山水,可是山水再美,也美不过人半生无悔。

又有同学毕业了,他们的大学生涯就好像大学城南的地铁和中环西路的公交,到站了,但是余下的路还有很长。没有人会留下,只有大学城南和中环西路会一直在那里,无论寒木春华,一年又一年。

 

我们最后都会离开,但愿你即使千疮百孔,也要在夜里笑的冷艳漂亮。

声明:夜语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千疮百孔,也要笑的冷艳漂亮


我不和你谈事,只想和你谈心。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