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年月半晚风凉


 

到了2017的最后一个月,课设和考试都开始近了,和以往的每一个平淡无奇的学期一样,我在实验室复习学习,等待着考试和考试后的假期。

直到一个初中的朋友邀请我去拍毕业照,和最近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晒自己的正装和学士服,我才意识到原来这已经是我读大学的第三个年头,那些专科学校的同学已经要毕业了。高中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离我们远去,曾今以为会哭号嘶喊着去追逐的事一件也没有去做,那些以为会一辈子回忆的感情也已经渐渐的模糊了。当初高考完,毕业聚会上杯子碰在一起,梦还没有破碎,但也没有多少期待。大家还是和往常一样背起书包回家,只是我看着满房间的书和练习册,第一次觉得失落:它们不属于自己了,或者说,他们把我抛弃了。

其实那些日子到现在,对我来说也已经过去两年半了。胡一天和沈月身上的校服短暂的刺激了我们回忆曾经也有过的那些“单纯的小美好”。是啊,我们当年喜欢的人在我们的回忆里一如当年般美好。现在的他们怎么样或许已经不重要了,他们最美的样子活在我们的回忆里,或许就够了吧。

回忆好像播放的蒙太奇默片,一段一段地,清晰或者模糊,记住的都是光影和笑脸。毕竟那些年华付作过往,我们还要鼓起勇气去流浪。

听秋绘版的<故梦>,说梦中的人像戏子,粉墨登场,你吟我唱。又有多少人活在一场故梦里,梦里都是他们吟唱的模样。

声明:夜语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又一年月半晚风凉


我不和你谈事,只想和你谈心。🍂